這裡是元氣居家的部落格

 

歡迎您造訪元氣商標元氣居家照顧服務官方網站 <點擊

越南阿香:再也不敢當家庭看護

過度勞累、契約以外的工作...阿香都遇上了。但讓她精神瀕臨崩潰的,則是兩度碰上對他性騷擾的雇主。

文 / 林玲瑩【看見長照現場的移工身影 系列1】

「本來說是照顧阿媽,結果到了新竹,沒有阿媽。我問他們說,阿媽在哪裡?他們說阿媽已經有另外一個印尼人照顧了,我要做的就是打掃、照顧小孩。」越南籍看護阿香(化名)哭喪著臉說著,在新竹工作的九個月間,她一天都沒照顧到老人,卻有著日復一日拖不完的地。

「每天我負責拖六樓的地板,一直拖、一直拖,老闆娘很歹(台語)你知道嗎?她總是說這裡不乾淨、那裡很髒,要我重拖……」夾雜著國台語,阿香皺著眉模仿老闆娘用手指抹地的動作,又搖頭又嘆氣地說,「不知道為什麼她這樣挑剔,我真的好累。」

為了改善家中經濟,阿香(化名)陸續來台工作十年,當年離家時孩子年僅兩歲。來台不久,阿香的丈夫過世,想到必須捨下幼兒,孑然一身在外打拚,阿香的眼淚就簌簌地流下。經歷十年間在台灣發生的種種,悲傷像是止不住的河流,在她心上潰堤。

 

新竹:沒有阿媽,只有拖不完的地

 

在新竹的日子裡,阿香沒有休假、不被允許用手機,經常吃不飽。阿香形容,通常工作半天,她只能拿到一小塊麵包果腹。有一次老闆看不下去,盛給她一碗粥,結果被老闆娘發現飯菜變少,儘管老闆解釋說是自己吃的,老闆娘還是不相信。「從此以後,不管老闆給我什麼,我都沒有再吃過。」她說。

過荷的工作量,又得不到適度的休息及營養補充,在新竹九個月中,阿香瘦了十公斤,儘管中間曾打電話向仲介求助想換老闆,但仲介只是安慰她:「妳較忍耐就好。」

壓垮阿香的最後一根稻草,是老闆娘硬說她偷錢的那次誤會。老闆娘先是拿了500元給孩子繳班費,但卻沒有收到老師確認的回條,就直指是阿香偷錢。雖然不久後真相大白,但阿香也下定了離開的決心。她告訴仲介,既然無法換老闆,她要回越南。

 

台南:「我會照顧妳一輩子」

 

然而,初次來台欠下的貸款還沒償還、家人也有用錢需求,沒多久,阿香還是再度申請來台擔任看護。這回,她來到台南照顧一位身體狀況極差的阿媽。

阿媽患有糖尿病,阿香在這份工作中學習到不少看護技巧,像是通尿、打針。阿香比劃著,顯示出對自己的工作能力很有自信。她不僅把阿媽照顧得很好,還情願全年無休,隨侍在側。

「因為阿媽沒有人照顧,而且老闆對我很好。他知道我很辛苦,會安慰我,還會買電話卡、衣服給我,那時候我很快樂。」阿香自願不休假的理由很簡單,老闆體貼她、阿媽依賴她,她願意以此回報。

阿香說,當年到台南不久,丈夫因病過世,她曾經傷心地想要回越南;老闆也願意買機票讓她回國奔喪。可是阿媽很捨不得她,擔心她就此一走了之。於是她對阿媽說,「好,妳放心,我會照顧妳一輩子。」就這樣,她選擇不回國,直到阿媽過世,阿香在台南一待就是八年。

 

桃園:性騷擾的噩夢

 

照顧阿媽這樣的重病患者都能勝任,這個經驗讓阿香覺得,其他的看護工作應該也難不倒她,雇主們想必會喜歡這樣的勞工。第三次來台,儘管台灣政府當時已禁止引進越南籍家庭看護,她又改申請到養護機構工作。

付了5,200美金仲介費,阿香一開始在安養院的工作並不順利,仲介後來把她轉出到桃園大園當家庭看護,沒想到卻是另一個噩夢的開始。

到了新雇主家,阿香被年約50歲的老闆看上。她回憶,那天雇主對她毛手毛腳,差點要撲向她。她一路退到牆角、緊張地直說,「你想幹嘛?我是來台灣工作的,不是來做什麼的,我的心很乾淨,你不要想怎麼樣。」沒想到雇主聞言,氣得掏出一千元丟向她。羞憤難當的阿香,馬上聯繫仲介要求換工作。

阿香被轉介到桃園市照顧高齡90歲的阿公,老闆是台灣人、老闆娘還是越南人,夫妻經營按摩店生意。原以為新工作可以擺脫陰霾,沒想到卻是個更大的深淵。平時阿香負責打掃家裡、照顧老人與小孩,深夜雇主夫婦下班後返家,留下一團髒亂也得由阿香收拾。

不但工作辛苦,不久,阿香又發現阿公對她存有遐想,三番兩次想爬到她的床上。阿香盯著眼前這副猙獰的嘴臉,恐懼感再度蔓延全身,這次她仍舊無能為力。更令她害怕的是,當她鼓起勇氣把這件事告訴老闆夫婦,竟然得到「沒關係」、「你就讓他玩玩」的答覆。

心力交瘁的阿香,最後打電話給1955(勞委會外籍勞工24小時諮詢保護專線),才被帶到天主教的「越南外勞配偶辦公室」安置。但夢魘並未因此結束,阿公及老闆娘幾度找上門,或打電話要她回家。

兩次性騷擾風波,擊垮堅強自信的阿香。每當想起這些情景,阿香就會陷入瘋狂,不眠不食,每天帶著極深的不安全感過活。經過一段時間的心理治療與藥物介入,她的情緒才慢慢趨於穩定。

「在家庭上班真的很累,我真的怕了、我不敢了。」她滿臉淚水,顫抖地說。

但阿香也明白,自己不能就此倒下。阿香說,家裡的人不清楚她在台灣發生的事,還等著她寄錢回去;當年為了來台到處借款,債主們也開始逼債。她急切地想把身心狀況調整好,只能告訴自己,「要快點好起來,再去工廠工作賺錢。」

過度勞累、契約以外的工作...阿香都遇上了。但讓她精神瀕臨崩潰的,則是兩度碰上對他性騷擾的雇主。

過度勞累、契約以外的工作…阿香都強忍下來。讓她精神瀕臨崩潰的,是兩度碰上對他性騷擾的雇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元氣居家照顧服務

Jac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