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元氣居家的部落格

 

歡迎您造訪元氣商標元氣居家照顧服務官方網站 <點擊

 

 

小編看完這篇文章後心裡好感慨,為什麼人活得越久卻越顯得沒尊嚴

 

高齡化社會的現況,每個家庭都一定會面臨類似這樣的問題,而政府是否需要把基本照護知識和基本照護技巧列為國中小學的必修課程?

 

現在日本已經有專門給國小的小朋友,體驗老人照護的暑期夏令營。

 

所謂養兒防老,但到了現在的世代,許多高齡的父母,只希望兒女能努力賺錢就好,他們不希望自己造成兒女的負擔…..

 

大家要保持健康喔!多動腦、多運動、多去社交,多注意飲食

 

 

那一段包尿布的日子

作者:黃軒(台中慈濟醫院重症醫學主任、肺癌團隊召集人) 2014.06.04

陳伯伯前幾年腦中風,行動不便,我已經三年沒再看到他,再次看到他,那已不是我所看到的陳伯伯了:他不再愛說話、也不再下床走路了;只是我看到右邊手腳還很有力氣,為什麼不能下床走路呢?

上班時間找不到兒子,因為上班去了;剛好暑假那大學生孫子有回來在床邊,只見他大略地說:「爺爺因為行動不是很好,又常常一個人半夜起來一直想要尿尿,爸爸為了安全就買了成人紙尿布,吩咐他不可以半夜下床尿尿;但是爺爺不聽話,又在半夜反覆偷偷起床去尿尿,爸爸因為這件事,還和爺爺吵架好多次;爸爸認為爺爺半夜起床尿這件事,會打斷睡眠,會使隔天上班沒精神;一段時間後,爺爺不知怎的已不再在半夜起床尿尿了……」啊!這我可了解為什麼陳伯伯一直尿道感染,還有更多無數次的下體發紅或尿布疹,每個月都在門診拿了一堆藥膏在塗抹,原來是紙尿布一直使用著。

我決定要擬定計劃,先給伯伯開藥,先解決他的夜尿困擾。接下來好幾天,伯伯似乎依然悶悶不樂;我在床邊坐下,發現他寫給護士小姐2條紙張訊息:

第一張「我要下床」,護理師:「我們也想要給他下床,但擔心他會跌倒!」我:「伯伯你有什麼能力證明你可以下床?」只見陳伯伯用力動他手腳給我們看,啊,可真力道十足,我拍拍他肩膀:「嗯!我叫復健師來協助你下床平衡走路,好嗎?」只見他一直點頭。

而第二紙張寫下「我不要紙尿布」,我看了就問護理師:「他還有在夜尿?」護理師還沒作出回答,陳伯伯已拉住我的手,一邊用含糊不清語言一直重覆:「沒有!沒有」,我呆了幾秒,才說:「對呀、沒有夜尿了,為什麼還是要包尿布?」奇怪,竟然在?沒有人回答我?只有陳伯伯又抓著我:「拿掉紙尿布,我要拿掉紙尿布!」我輕輕拍伯伯的手就叫看護不要給他說尿布。

隔天一早看到伯伯是在病房走廊,對我招手,兒子在身邊陪伴他,只見陳伯伯兒子說:「原來這兩年多來,他是可以行動、也可以尿尿;我怎麼不知道?」我心理想:啊要怎麼告訴你呢?伯伯不是需要人照顧他,而是要人有耐心?他說話,而且慢慢地?,甚至要用寫的,才知道他的需求是什麼;而不是一味用自己觀點,認為他老、他有中風過,行動不便,就以主觀認知:他就是老、就是不便,也就不安全了;把紙尿布穿上,以為這是照顧老人家的最佳方式,豈不知這是讓陳伯伯最有挫折的生活品質,不是嗎?

台灣已是老人化國家,如何學習真正長期照顧老人應已是?位國人的義務和工作了,而不是只要給外勞就可以了。

記得有一次我經過某醫院一樓,一群坐輪椅的老人,被各自外勞排成很整齊的一列,面對玻璃落地窗,他們一律都只能向前看,這些老人身邊都是外勞照顧,完全沒有家人陪同,我在落地玻璃窗外走過,看看每位老人,除了皺紋斑斑,就是紙尿布包得腫腫的,甚至有些還外露,更重要的是他們表情也一律木訥、雙眼呆滯看遠方,似乎在看那熟悉家人有歸來嗎?

心中感受多了,在自己日記寫下,把以前老病人心理話,整理一下:如果我老了,要替我穿上紙尿布前,可否先問我要不要,好嗎?

因為我那嬰幼兒時期,是沒有紙尿布的,阿母面對我這大小便亂放卻是不厭其煩,在我身邊備了好多小褲褲,?當髒了、濕了就換。如果真的替我穿上紙尿布,是否也可以像現在多數父母照顧無法自理大小便嬰幼兒,不是草草包了紙尿布就走人,上班去了,而是可以留下片刻逗我、陪我、?我說話,好嗎?

「這是我油盡乾枯前的期望:不想穿紙尿布,但又如何對子女說出口?」這句話是一位老教授曾跟我告知,這是他一生最想?,卻說不出來的話,最終他更不打擾家人,閉上眼睛在睡夢中靜靜一人走了。有時候在想,我們的老人們就是如此,這一生都為了子女。

隨著我們年齡成長,也許平常除了要和家人討論生死面對,也得好好正視老年後,那段換紙尿布日子的心聲點滴了。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元氣居家照顧服務

Jac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