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元氣居家的部落格

 

 

 

歡迎您造訪元氣商標元氣居家照顧服務官方網站 <點擊

 

不要跟政府買一張太爛的「長照保單」

http://mag.udn.com/mag/news/storypage.jsp?f_MAIN_ID=488&f_SUB_ID=6060&f_ART_ID=526121

 

【王兆慶╱政策工作者】

 

photo credit:MIKI Yoshihito (CC BY 2.0)

買保險之前,通常要跟業務人員問清楚:繳多少錢、理賠金額多少、給付方式為何?算算期望值,看對自家人是否划得來。

推動「長期照顧保險制度」,是馬英九總統2008執政以來的政見,由總統府施政報告觀之(2009成立籌備小組、研擬長保法草案、規劃給付及支付制度),政府也的確有在動。

不過七月份新聞:「長照保險,千呼萬喚又延」,讓有些人失望了。台灣少子高齡化現象不是很嚴重嗎?老年長期照顧不是很重要嗎?為什麼長照保險不趕快上路呢?

假如拿出花錢買保險的精神,自己算一算,答案就會呼之欲出。

衛生福利部七月份公布規劃,將來國民除了繳交健保費,還必須繳交「長照保險費」,每人保費平均值大概是現行健保的1/5。和健保一樣,長保也是由勞工、雇主、政府分攤。所以,假設你是月薪六萬的員工(先不算眷屬),每年可能要再繳約2000元長保費,你老闆則要再為你繳4000元長保費,政府則為你墊700元長保費。當然,現行健保的「補充保費」,也要加算長照保險一份。

錢繳給政府,你買到甚麼樣的「保單」呢?行政院跨部會聯合提出的《長照保險規劃報告》指出,將來四種人可得到長照保險給付,依身心失能的程度,由低到高分為四等級:要支援、要照護1、要照護2、要照護3。這四種人在台灣老年人口的比例,大約是9%、3%、2%、6%。姑且可以把這想成,你未來得到給付的機率。

給付多少呢?以中推估換算,這四種人,每月可得的長照保險給付上限,分別為新台幣3000、6000、13000、24000元,可換成居家服務、daycare、養護機構等專業照顧服務。因為,照顧失能失智老人,靠的並不是錢,是人。你我失智失能之後,將會需要一位(或多位!)可信賴的照顧者、好幫手。不過很遺憾,「找個好幫手」沒這麼便宜廉價。粗估每天8小時的托老所每月2萬元,24小時的養護機構每月也許4萬元。所以,如果你希望被「照顧」得更完整?勢必要再花錢買。

另外,假如你失能了,卻不想要上述專業照顧服務,政府規劃的長照保險也可以直接「退現金」給你,可退額度約給付上限的30%。也就是這四種失能程度的老人,分別可領回每月900、1800、3900或7200元現金。因為政府認定,你的媳婦╱女兒╱兒子為了照顧你,大概要辭職回家,那你就可以用這筆費用當作補貼他們的錢。

你覺得這份政府開出來的「保單」如何?

依照方案邏輯,如果你自信晚年會非常有錢,那給付額度少也不成問題。你大可自己貼錢,把服務買足就好。(貼2萬塊請照顧員每天多來四小時,或是每月貼6萬塊住高級養護機構)

但是,渴望服務,卻沒錢聘足照顧人力(幫你洗澡╱翻身╱如廁╱上下床╱打掃╱煮飯╱隨時看顧╱出門就醫……)的話,你有兩個選擇。第一、先申請時數有限的給付(中度失能額度每月13000元,換算起來就是每天兩小時有人幫忙)。其他時間也需要嗎?自己忍耐!第二、凹你的媳婦╱女兒╱兒子,回家全心陪伴照顧你的需求,反正長照保險退給你至少900元,就當成補給他們的津貼……

換句話說,在給付額度不足的限制下,這是一份替民營商業保險公司的「生意」預留極大空間的保單。政府的說法是——規劃中的長照保險制度,只負責「最基本」的保障。也就是,其實相當有限的公共化。

更嚴重的麻煩是,在服務供給不足的困境下,這是一份誘導人民「繳保費,退現金」的保單。失能失智以後,就算你湊到錢、買得起服務,你也未必排得到隊!甚至,你家附近就是沒有專業人力可以服務、沒有可信賴的托老所可以去!(台灣長照服務惡性匱乏的困境,參考這裡)。於是大多數人只好申請長照保險「退現金」的方案,凹媳婦╱女兒╱兒子,來幫你洗澡╱翻身╱如廁╱上下床╱打掃╱煮飯╱隨時看顧╱出門就醫……。不過你能肯定,自己晚年失能失智,身邊一定會有認命的媳婦╱女兒╱兒子嗎?

《長照保險規劃報告》本來信心滿滿的認為,政策上路後,「退現金」跟「用服務」的人大概各五成。但最近的新聞中,官員已經承認,服務輸送基礎不足的情形下強制民眾繳費,「做不好,政府會被民眾罵到臭頭」。所以,長照保險只好延後上路。

日本人繳錢給政府,買到甚麼保障?

錯誤的長照保險政策,可以是壓垮政府公信力的最後一根稻草。但好的長照保險政策,也可以成為政府支持度的強心針。日本的「介護保險」(即長照保險)施行14年,滿意度八成以上。但是日本政府為國民提供一張怎樣的保單?

日本民眾的長照保費,每月每人基準額約5000日圓,政府為國民每人再墊5000日圓。就算考量台、日消費及收入水平差距,保費金額都比台灣高上許多!相對的,給付上限金額也比台灣高很多。日本將需求分為七等級:要支援1、要支援2、要介護1~5。台灣長保的分級名稱,顯然從日本學習而來,但給付金額卻差很大——日本失能七等級的每月給付額度,分別為5萬、10萬、17萬、20萬、27萬、31萬、36萬日圓。折合台幣每月15000元起~最高110000元的額度!跟台灣每月3000元~24000元可憐兮兮的「基本保障」相去甚遠。

日本長保如果買到的是全餐,台灣規劃中的方案,買到的就是小菜而已。日本民眾不分貧富,老後失能失智,大概不用擔心「買不起」完整的照顧服務,因為給付額度絕對夠你用。就算只是最輕度的「要支援1」(例如關節疼痛不方便者),每周到托老所運動上課半天,外加每周兩次請照顧人員來家裡打掃洗衣,早早就用、用得少少,也沒問題。

何況,日本長保給付的“サービス”(“service”),細膩及多樣化程度驚人——厚生勞動省(相當於台灣的衛生福利部)的服務一覽表上,除台灣現行公費長照的居家照顧、日間照顧中心以外,還多了夜間到府服務,定期巡迴+隨時對應型到府服務,短期住宿照顧,綜合到府+日托+短期住宿的小規模多機能服務,失智症團體家屋等等。

不僅如此,日本長保的理念是:不能只幫老人買個「歹活」,也要買「預防」。所以長保基金中約2%(1600億日圓),是投資在各地的創新預防事業,如運動復健教室、口腔元氣教室、腦力提升教室等(3個月內可免費參加6~12次),期待尚未失能、需要維持健康的老人,走出家門,得到預防性的保養。

日本長保鼓吹「繳保費,退現金」的方案嗎?沒有。日本這一張「保單」的本質,就是政府結合各種照顧專業組織,全力支持日本老人「在地養老」和「預防減緩失能失智」的制度。日本3100萬老年人口中,得到給付的七等級使用者,分別各有2~3%,共計500多萬的老人得到實際照顧。500多萬人的照顧需求,一方面創造龐大的銀髮產業、細膩的服務選擇,另一方面,它買到了「老年照顧尊嚴和自立生活」。繳費給政府的日本國民,他們買的是「長期照顧及預防失能」,且額度充足,不分經濟貧富都能用。沒甚麼一半的人用不起服務、或排隊等不到,只好「退現金」的現象。(然而,「退現金」跟「用服務」者各五成,竟然是台灣國家長照保險制度的規劃藍圖……)

因為,「老年照顧尊嚴和自立生活」,對高齡化的日本社會,近乎公共財。

地方政府,其實也有責任!

七月份的日本新聞指出,介護保險將再度大幅改革,「要支援」等級的給付解除管制、去中央化,照顧的軟硬體規格不設限,將由地方政府因地制宜。雖然有人擔心,服務水準出現地區性的落差,但可見,日本地方政府角色之吃重。

我們的地方政府呢?2014年底的縣市選舉,目前為止還沒聽說哪個縣市長候選人、縣市議員,有亮眼的長照服務創新政見——至少不像以前,地方選舉搶著發老人津貼那樣的熱門。

然而,左手「收錢」、右手「發錢」的政府,真的太不堪了。我們要這種政策何用?發展照顧基礎建設,與民間共同創造新的產業、就業機會,甚至替社會集體買到「健康老年」這一份公共財,才是政府的工作啊?公共長照保險之所以有正當性,部分原因是民營商業保險供應不了那麼多「全民使用」的長照服務。所以買商業長照保險,對方通常只能「理賠現金」給你。假如,政府辦的長保也演變到「退現金」了事,那政府不就只是一個超大型民營保險公司了?

公共長保的真正的關鍵,還是在建設「服務實體」。全台灣各縣市現在已經有零星的新興服務實驗,例如老人日托站、失智團體家屋。但是,各縣市政府有沒有能力整備資源,建構日本那樣完整而細膩的服務菜單?從而,公共長照保險開辦後,財源活水挹注,銀髮產業就可以順勢成長?還是services沒著落,民眾只好紛紛「退現金」;收來的保費退光光,結果實體建設仍是一場空?

我們只有一個政府,也只會有一種公共長照保險的保單(你不可能去買日本、韓國的)。所以,不必聽到「長照保險」就滿心期待。多等一等,期待它再做修正,是值得的。否則政治人物在選票誘惑下,亂喊長照保險承諾,害大家買到一張太low的保單,並無意義。

尤其必須認清一件事——對「發錢了事」的政府說「不」,對以照顧、產業、就業為中心考量的政治家(如果存在的話……)說 “yes”,是你我的共同責任。因為現在中年以下的世代,老年失能、失智了,恐怕根本不會有媳婦╱女兒╱兒子來照顧。早點推展多種多樣的“services”,才是正途。

 


 

◎ 作者簡介╱王兆慶:

政策工作者。倡議公共照顧政策,包括幼兒托育、老人照顧。合著有《崩世代:財團化、貧窮化與少子女化的危機》一書。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元氣居家照顧服務

Jac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