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元氣居家的部落格

歡迎您造訪元氣商標元氣居家照顧服務官方網站 <點擊

醫師,請叫我的孩子來看我呀!

作者:陳秀丹(陽明附醫內科加護病房主任) 2014.09.04 

  1. plurk
     

阿水伯是一位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患者,年輕時曾得過肺結核,又愛抽菸,年紀大時,咳嗽、呼吸喘等症狀統統顯現,讓他的老年生活和醫院結下不了緣。

六年前,阿水伯因呼吸喘被送進加護病房,挿上氣管內管使用呼吸器,幾天後順利拔管出院,但從此,他變成胸腔科病房的常客,只要有寒流,就常可看到他的身影;又有一次因為喘,二氧化碳累積,再度挿管入住加護病房,這次就住了將近二十天,他拔管後的第一句話就是:「下次再也不被挿管了」。

三年前的冬天,他住院的頻率更加頻繁,就在過年前的一星期,阿水伯更喘了,醫師詢問阿水伯是否願意被挿管急救?他堅決說不,兩位女兒哭著要阿水伯接受挿管治療,因為就要過年了,不希望過年期間辦喪事。就在孩子的苦苦哀求下,他勉強答應被挿管。過完年,他的呼吸情況仍不樂觀,主治醫師建議他接受氣切,準備長期抗戰,他搖頭反對。

我認識他很多年了,他是我門診的老病人,前兩次在加護病房都是我照顧他,私底下他也跟我談了許多家裏的事。多年來,他是獨居的,最近的這幾年,離了婚的兒子回來和他共住,但兒子因工作關係,常常得到外地出差;兩個女兒的婚姻生活也談不上幸福,她們自顧不暇,平常也極少回家探望這個老人家。總歸一句話,這是一位令人心疼的老人,這個家的功能早已失調。

因為我和阿水伯交情深厚,兒子私下來找我,詢問下一步該如何是好?我分析了老人家的病程,也重申他的心願,他是應家屬要求被留下來加護病房過年的,但這是受苦的。我預估他如果再繼續使用呼吸器,肯定成為慢性呼吸器依賴的病人;最好是選個時間點將氣管內管移除,如果拔管後病人喘,就用些嗎啡與鎮靜劑,讓他安詳往生。很可惜,他的孩子並沒有接受我的建議,之後他被做了氣切,送進慢性呼吸器依賴病房,成為一位「機器人」至今。

剛入慢性病房的第一年,阿水伯的子女不定時會來看他,之後來院探訪的次數明顯減少。每到了病房訪視時間,無人探望的他顯得更落寞。他經常用唇語表達想要家人來看他的心意,護理師也很認真地為他打電話;但電話常常不通,甚至有家屬接到電話後很不高興,限定醫院只能在某個時段連絡他們。

某天我帶新來的住院醫師來參觀醫院的病房,經過了阿水伯的病床邊,很習慣的向他招手致意,他抬起頭來用唇語說孩子很久沒來了,希望我打電話給他們。我安慰他說可能孩子們最近比較忙,沒關係,我會請同仁幫忙連絡。

當我將此訊息轉給護理長時,護理長說:「阿丹醫師,沒有用,自從上次妳成功說服家屬讓阿水伯帶著呼吸器回家三小時後,家人就不來看他了。上回我還用自己的手機撥打他孩子的電話,好讓阿水伯可以聽到孩子的聲音。以前孩子常說過兩天就會來醫院,到時卻不見人影,讓我們多次失信於老人,實在很困擾。現在,電話很難通,每個月的錢沒繳就算了,連人也不來看,這實在很不應該。醫院社服室也知道這件事了。」

很悲哀的故事,但類似的案例其實很多。如果當初家屬順著老人家的意思,讓他一路好走,今天也不會這樣不堪。善終,除了自己要主張外,還得靠一群強大的「往生後援會」來護持,否則常在緊要關頭,病人自己原先的主張被推翻了,不得善終,也不得心安。

不用懷疑,每個人平日就得為自己的善終做規劃,先在健保卡上註記生命末期不被急救,且告知家中每一位成員自己的生命、醫療觀,讓家屬、醫師成為自己善終的「往生後援會」重要成員,才能避免像阿水伯這樣長期的身心煎熬、痛苦難耐。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cko 的頭像
Jacko

元氣居家照顧服務

Jack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